当前位置:如意彩 > 沔城回族镇 >

图文:乡镇污水处理还在磨合期

  图为:监利县汴河镇污水处理厂采用人工湿地工艺,耗电少,但占地大,维护难。

  图为:担心工业废水杀死处理池中的菌种,沙市区岑河镇污水处理厂在进水口上增设闸门。

  去年,本报曾报道我省 50座乡镇污水处理厂仅8座正常运行,而仙洪试验区的污水处理厂几乎全在“晒太阳”(2014年3月17日4版),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时隔一年多,经过各级政府补助运行经费、完善管网配套等努力,这些乡镇污水处理厂的状况有了明显改善。

  前不久,省住建厅对我省仙洪、四湖地区的25座乡镇污水处理厂进行集中检查,有13座处理厂(仙桃市毛嘴镇、张沟镇、沔城镇、杨林尾镇,洪湖市峰口镇、曹市镇、瞿家湾镇,监利县朱河镇、新沟镇、福田寺镇、柘木乡、汪桥镇,沙市区岑河镇)已能够正常运行。

  然而,调查显示,由于洪湖市、监利县基本都是今年3月下旬才正式签订合同、确定运营模式;其他污水厂还处于运行调试阶段,负荷率和出水水质与验收标准存在一定的差距;已经正常运行的处理厂,也由于工艺不适合、后续资金不足等原因,压力依旧很大。

  人造载体生物膜强化生物塘、兼性生化与强化人工湿地组合、STCC深度净化、改良氧化沟、硅藻精土处理法、水循环澄清池处理法、生物接触氧化法……

  不同的名称,代表着不同的污水处理工艺;而这些工艺,仙洪试验区的25座污水处理厂都有采用。“因为带有试验性质,所以我们县的9座处理厂采用了4种不同的工艺。”监利县住建局总工程师吴爱平说。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各级投入大量资金配套建设管网,使全县的处理厂逐渐开始正常运转,而厂子一转起来,就发现不同工艺的短板。

  如白螺镇、柘木乡、汴河镇等几个地方,都使用兼性生化与强化人工湿地组合工艺处理污水。这种工艺主要利用人工湿地中的植物根须来吸附、净化水中的污染物,运行一段时间后,必须用人力挖开湿地进行清理,耗时耗力,费用非常高。而且,一到冬季湿地植物就枯死,来年又要补种,影响了处理效果。此外,这种工艺应付不太“脏”的农村生活污水尚可,今后如果污染物浓度增加,它就无能为力了。吴爱平认为,采用湿地工艺的处理厂,不久之后肯定需要改造,目前看来,STCC深度净化工艺比较适合监利乡镇的污水处理。

  监利县的几种处理工艺至少还能用,与之相比,沙市区岑河镇发生的事可谓是“出力不讨好”。

  岑河镇污水处理厂由于管网不配套,建成5年多来一直当摆设。去年至今,当地花大力气整修处理厂,仅管网建设就投资了1770万元,其中还欠着施工单位510万元。

  然而,污水能引进来了,新问题又来了。岑河镇上有多家纺织企业,一些工业废水也顺着沟渠流进了处理厂的进水口,处理厂采用的STCC深度净化工艺虽能很好的处理生活污水,可一旦碰上这种工业废水,处理池中的菌种会立刻被杀死,如果发生这种事,整个处理厂就废了。“管网建好后才发现这个问题,为了以防万一,又在进水口处增设了两道闸门,一发现有工业废水流入,可马上关闭。”镇上负责环卫工作的政协联络处副主任朱贤平说。纺织企业倒也不是每天都开足马力生产,可每年总有两个季节是纺织厂的生产旺季,到那时,恐怕这两道闸门得常关着,所有污水还是只能通过沟渠排走。

  以前没有管网,污水收不进来,如今有管网了,却不敢敞开了放水进来,这种局面着实尴尬。随行检查的专家认为,如果事先有专业机构来指导建设、运营,这种尴尬就不会发生。然而,岑河镇污水处理厂的改制、引入市场化运营模式等工作至今还没完成,这将给后续工作带来麻烦。

  对乡镇污水处理厂来说,资金和管理一直是制约其正常运转的两大难题。如监利县新沟镇虽然经济实力相对较强,但也由于缺乏资金,其污水处理厂在5年多的时间里只能时开时停。

  至今,包括管网在内,新沟镇污水处理厂总投资已达到2000多万元。从今年初开始,镇上开始收取每立方米0.6元的污水处理费,处理厂正常运转起来。到今年四月底,共征收处理费7.8万元。然而,同期处理厂的运行总费用是12.4万元,不足部分由镇财政补贴。“本来想争取让处理厂执行大工业用电价格,但还没协调好,所以处理厂每月电费还是要1.1万元,五个员工一年工资13.4万元。长期运转压力大不大?我还真不好和你说。”镇党委副书记秦幼平表示。

  花了这么大力气,处理效果如何呢?5月20日,当检查组来到这里时,却发现处理池上飘着一层白色泡沫,池内活性污泥很少,没起到处理作用。仔细一问才得知,原来是进水量控制不当,进水浓度过低,活性污泥也被冲走了。

  “我们原来在自来水厂工作,今年才调过来。”厂长敖监说,当天虽然进水量过大,但出水水质是没问题的。

  新沟镇的现象不是个案,省住建厅前期调研结果表明,由于乡镇污水处理厂普遍规模较小,市场主体不愿承担运营任务。由政府主导运营的污水处理厂则缺乏专业人员和管理经验,运营管护普遍存在问题。

  为解决这些难题,去年,省住建厅提出了“整县打包”投资经营或委托运营模式,以降低成本、吸引市场主体进入。今年,各地都逐步开始采用了这一模式,但实际中,这一模式对市场主体的吸引力还是不足。“我们包下了监利县9座处理厂的技术服务咨询工作,会定期巡视,但运行、维护等工作还是乡镇自己在负责。”湖北九天环保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宾说。县财政紧张,支持力度有限,而且仙洪地区除毛嘴、岑河等少数地方征收了污水处理费以外,其他乡镇均未征收,企业很难保证盈利,维护运营这么多污水处理厂很吃力。再加上这些污水处理厂是由多家不同的企业建设的,有些在工艺、规划上存在先天不足,有的闲置时间太久,设备老化,还有的管网还不健全,运转处理效果差强人意,要把这一切理顺,前期投入就是一大笔,企业更赚不到钱。“从去年开始,省里会持续补贴三年资金,所以地方政府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处理厂开动起来,但三年后没有补贴了,会变成什么样呢?”孙宾认为,这个前景难以预测,因此,企业不敢轻易把整县的污水处理厂全接过来。

  乡镇污水处理厂应该什么样?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乡镇都希望污水处理厂占地小、投资省、运行费用低、操作维护简单,还要便于改、扩建,为几十年后乡镇发展留下余地。“没有最完美的处理厂,只有最合适的处理厂。”武汉理工大学设计研究院市政工程设计所副所长李献芳说,建污水处理厂的目的是净化污水,并不是越豪华越好,目前仙洪试验区所采用的各种处理工艺,虽各有短板,但同时也各有所长。如氧化沟工艺技术成熟,建设投资较少,人工湿地法的优点是平时耗电少,运行费用低,如何扬长避短,发挥处理工艺的最大效益,需要前期细致的规划,选择适合实际情况的工艺。同时,推广一种新工艺,最好有政府支持,单靠企业很难。“农民生活水平提高得非常快,规划、技术都需要跟上这一变化。”武汉碧蓝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柯佳提出了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湖北乡镇居民用水量可以达到每天150升以上,但政府部门用于参考的人均用水指标仍低于这一标准,在规划中,难免出偏差。有些处理厂的工艺套用城市污水处理设施,成本高,维护复杂,不适应农村。或者技术水平太低,还未施工就已跟不上城镇化步伐,疏于维护变成形象工程。

  此外,乡镇污水处理厂的项目建设资金来源单一,基本全靠财政拨款和地方自筹一部分,拨款程序复杂也造成建设周期长,进度慢,而环保企业之间激烈的市场竞争是容不得这种拖延的。柯佳认为,应当进一步加大市场化力度,强化企业的主力作用,吸纳更多的社会资金参与环保项目建设和运行,而不能再走地方政府要资金、跑资金、等资金的老路。

  在此次检查中,尽管各地都有不同的问题,但也有成功的典型,如仙桃的四座乡镇污水处理厂经过整改后,目前运行状况是仙洪试验区内最好的。

  仙桃拥有四座乡镇污水处理厂,分别位于毛嘴镇、杨林尾镇、张沟镇以及沔城回族镇,总设计规模为日处理污水1.15万吨,总投资7000万元,其中市级配套资金和地方政府自筹资金2200多万元。去年底以来,为完成目标任务,更是投资1000多万元完成管网配套31公里,维修更换设施100多台,并安装了在线监测设施,四座处理厂的污水处理量、运行负荷率、出水水质都比以前大幅提升。

  这四个镇经济较发达,有较多的工业企业,污水处理量足够大,目前,毛嘴镇每天处理污水3000多吨,沔城镇每天2000吨,杨林尾镇每天3000吨,张沟镇每天400吨。“毛嘴镇已经开征污水处理费,其他三个镇计划明年开始征收。”仙桃市住建委负责人说。这四个厂,有三家是由仙桃市污水处理公司托管运营。“资金充足、工艺选择合理、管网完善,运行机制健全,这样的乡镇污水处理厂是企业乐于接手的。”武汉芳笛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章北霖说。该公司在仙桃托管运营毛嘴镇污水处理厂,采用的IBR污水处理工艺可处理生活污水和少量工业废水,正好适合当地情况,从2010年处理厂竣工,至今运转顺畅。

  仙桃市计划,下一步采用PPP模式,将污水处理厂集中给一家资金雄厚、工艺技术过硬的公司托管,今后新建的污水处理厂,也考虑照此办理。同时,他们还准备组织工作人员外出学习,或请专家加强技术指导,提高处理厂的运营管理水平。

  设计日处理能力1500吨的普济镇污水处理厂,就座落在河流中段。5月21日,记者来到这里时,厂内一片寂静,污水池内有半池黑色的积水,上面漂着点点绿色的浮萍。“建起后6年了,一直没动过,就是个摆设。”住在附近的居民说。“设备已经整修过了,供电已经恢复,可以运行。”普济镇党委书记陈明宇说。的确,工作人员合上电闸,鼓风机隆隆转动起来,污水池中开始翻腾起浪花。但实际上,由于管网没有建好,处理厂无法投入使用。

  现有的管网有多少呢?答案是只有不到500米,还是2009年建厂时附带修建的。今年3月,镇政府招标建设剩余的管网,计划今年7月竣工,但直到5月中旬过后,工程还停顿着。至于停顿的原因,陈明宇表示,是水利部门以管道妨碍疏挖河道为由,不允许施工。此外,管道所经之处临近居民房屋,有些地方还要加固,后期建设经费还得追加。

  而在江陵县熊河镇,也建有一座设计日处理能力1500吨的污水处理厂,同样闲置了6年。当检查组一行来到这里时,发现厂里连电都没通,处理池几乎干涸。“沿河南路部分下水管网没有联通到污水处理厂,今年4月地方上自筹资金14.05万元,开始对下水道管网进行改造,同时还利用拨付的资金70万元,新建、改建了管网1750米。”熊河镇党委书记黄华说。待工程完工后,处理厂立即能投入使用。

  缺乏管网建设资金,曾经是这两座处理厂“晒太阳”的主要原因,目前,江陵县还存在管网缺口11公里。

  但如今,缺钱已不是理由。自去年底以来,省政府对25座较早建成的乡镇污水处理厂投入1.47亿元管网配套资金支持,对每个处理厂,省、县(市、区)、镇三级都拿出总共30万元的补贴运行经费。普济、熊河两镇的污水处理厂均在这些资金支持范围之内。省级还安排了城乡建设与发展“以奖代补”资金预算给处理厂。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江陵当地政府干部对这些资金安排的情况不甚了解,2014年、2015年省级拨付给江陵县的专项资金至今仍停留在县财政没动。

  在此次检查的所有处理厂中,江陵县的两座处理厂是仅有的未能启动运转的厂。“其他地方的处理厂至少都能运转,在资金有了保障的情况下,江陵县的乡镇污水治理工作仍落后于其他地方,只能说明当地对这项工作重视不够。”省住建厅村镇建设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之前定下的责任目标,年底前,这些污水处理厂负荷率要超过75%,到时如果仍不能达标,省政府将严肃追究地方政府相关负责人责任。

http://twneg.com/mianchenghuizuzhen/98.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3-20??【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